中國人的名字問題很複雜,但人人都有的是小名,又稱乳名。在過去,女子的小名雅稱V面閨名或小字,是不足為外人道說的,許多丈夫往往一輩子也不知妻子在娘家時的小名。

  鹹豐帝知道慈禧(1835~1908年)的小名嗎?我們不清楚。可是慈禧的小名至今仍喧騰於萬人之口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下麵就讓我們看看關於慈禧小名的各種說法。

  慈禧小名是“蘭兒”,這種說法很流行,現在難以講清楚它的記載源頭。1916年蔡東藩寫成《清史演義》,此時離清亡只有五年時間。該書第六十三回“那拉氏初次承恩 圓明園四春爭寵”就明確說:“那拉氏幼名蘭兒,父親叫做惠征,是安徽候補道員。”

  民國時期有的演義小說對此描述得更是繪聲繪色,如李伯通《西太后豔史演義》說:道光十六年(1836年),惠征的佟佳夫人又懷孕了,“到得十月初十這天,夫人坐蓐臨盆,忽夢著大大月亮入懷,一陣異香,還帶些蘭麝氣味,當時產下一位千金,因取個乳名,叫做蘭兒”。該演義還寫道:“不上兩年,這蘭兒又添個妹子,名叫蓉兒。”

  慈禧出生在道光十五年,李伯通誤作十六年了。但這些演義的說法應予重視,畢竟清朝官書是不記載慈禧的名字的。當然,慈禧的小名也不能懷孕便秘僅憑這些演義為據。

  清宮太監在回憶宮廷生活時(見《清宮太監回憶錄》,收錄於《晚清宮廷生活見聞》一書),提到了一種現象:

  忌聖諱這件事, 上年紀的人大概都曉得,在宮裏, 這更是一件最要緊的事。不單是與萬歲爺的名字同音的字不能上口, 太后、妃、太妃的名字也一樣。這些應避的字音是要牢牢記住的。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小德張,本來他的名字是春喜,因為隆裕太后小名叫喜哥,喜字犯了聖諱,小德張就被改名叫恒太了。

  《宮女談往錄》一書載述在慈禧身邊服待八年的一位何姓宮女的回憶,裏面特別說到:

  最討老太后喜歡的還是在西頭臥室裏的一盆蘭花。在宮裏,誰都知道老太后的乳名叫蘭兒,可誰也不說,都暗暗地記在心裏,避著聖諱。譬如該給蘭花澆水啦,我們只提給花澆水,不提蘭字。如是偶然說一個蘭字,老太后也不怪罪。

  書中還提到,宮內稱呼這位宮女為“榮兒”,而慈禧妹妹的小名叫“蓉兒”,因此慈禧管這位宮女叫“小榮子”,不帶“兒”字,“也有時會偶然叫一聲榮兒,但並不為這個改我的名字,說明老太后並不是雞毛蒜旅遊管理課程皮的小事全顧忌”。

  “蘭兒”的“蘭”字,宮女的解釋是“蘭花”,前引李伯通的說法是“蘭麝氣味”,兩者有差別,但這反而說明了兩種說法可能並不同源,相異的史料更增強了慈禧的小名是“蘭兒”可信度。

  不過,依上面所說,宮裏許多人都應知道慈禧的小名,但後來太監們的回憶又似乎無法印證這一點。太監信修明在慈禧身邊八年,他晚年的著作輯為《老太監的回憶》一書,其中對慈禧極為同情,同時披露了外人不甚知道的一些情況,如慈禧是老子信徒,“廣仁子”是她的道號;太后是位頭髮已然脫光、“腦袋成了禿瓢”的“禿老太太”。書中更提到了溥儀的乳名是午格,可惜提及慈禧的小名。總之,“蘭兒”說還有待於相關材料的進一步挖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