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愛我的媽媽,她不僅是一個慈兒童書桌祥的母親,也是一個受人敬佩的老師。
雖然媽媽的身材偏瘦,很單薄,但是她非常勤勞,每天早晨等我起床,她早已做好了早餐,等我吃完早餐,總會騎車送我上學,當然放學也不例外。從我家到學校這段路程裏,每天不知留下多少媽媽來來回回的背影。
有 一次,我中午放學剛跑出校門,遠遠看到媽媽臉上無精打彩地倚著電摩托車在等著,我疑惑地跑過去,無意中因為速度太快碰到了媽媽的臉。天啊,那一碰竟然像觸 火一般他燙,我下意識地摸了摸媽媽的額頭,原來媽媽正發著高燒呢,還依然抱著生病的身子來接我。我當時傻了,強逼媽媽要及時看醫生,竟然媽媽不肯,說先接 我回家煮完午飯再去。我無法說得過媽媽,唯有無奈坐上媽媽的車,看著媽媽生病的背影,我已經再也控制不了眼淚。
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,有一天,我數學考試得了一百分,我興致勃勃地拿著試卷跑出了校門,誰知我拿著試卷站在校門口左等右盼,始終都不見媽媽的人影,無奈之下,我只好步行回家。
我 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家,當我正準備開門時,一種突而其來的喜悅替代了剛才失落:香一程多站旅遊噴噴的飯菜。“啊!應該是媽媽知道我今天得了一百分,故不接我而留在家裏准 備豐盛的飯菜吧。”我火箭般沖到屋裏,亮在我眼前的又是一次失落:媽媽陪著一位女學生有說有笑地吃那豐盛的飯菜,見我回來頭也不抬看看我那沉累累的樣子, 只是很冷淡地說了一句:“洗手過來吃飯吧。”看著那情景,我哪有心情跟她們吃飯,氣衝衝地關上房門,心想:自己的兒子都不去接,居然同一個外人在家大吃大 喝,我以後都不考一百分了。就這樣,我帶著氣憤入睡了。當我醒來的時候,剛才和媽媽吃飯的那個女學生坐在床邊,見我醒了,馬上上前說:“小弟弟,不好意 思,因為我,你誤會了自己的媽媽,蔡老師不去接你的原因不是不關心你,而是因為我生病了。帶我去看醫生。所以才……”我打住了激動的女學生的話,忍不住往 房外看了看,只見媽媽那忙碌的身子癌症中期護理在屋裏串來串去,我慚愧得連看都不敢了。
我的媽媽就是一個外表普通內心高尚的人,我愛我的媽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