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愛出去遊山玩水,不愛旅行,只喜歡呆在一個小小靈芝 功效的世界中,一個不需要太大的地方,就足夠了。於是,這個暑假,我住到了表姐家,那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到處是天籟之音,到處是綠色的海洋。
我常常和表姐一起出去,一起走在山陰道路上,如同在一幅幅美麗的風景畫中游走。
晨曦初露,村內到處縹縹緲緲,籠罩著一層輕輕的薄紗,猶如一位羞答答的少女蒙上一層薄薄的面紗,讓人感覺神聖而不可侵犯,身披一襲清朗,心系一份執著,一滴滴圓潤的露珠似少女晶瑩剔透的眸子,默默凝視著那冉冉升起的朝陽,無聲地滋潤著大地,把清純透明的吻獻給了鮮花,樹木和小草,枝頭的花朵相繼綻放又凋謝。
不久,拂面的清風吹散了薄霧,耳邊是潺潺的溪水聲,我們來到小溪邊,看著流水衝擊著石頭,是那麼清澈見底,鵝卵石粒粒可數,小魚在水裏快活地遊來遊去。我們伸出手捧了一把水洗臉,涼涼的,讓人神清氣爽。又是一幅美麗的風景畫。
我們來到一片荷花池邊,池中荷花千嬌百媚,有的亭亭玉立,有的鶴立雞群,有的含苞待放,有的則躲在蓮葉下和我們捉迷藏,水面流淌去頭皮著淡淡的碧光。
來到村後面的小山,只見青樹綠蔓,草盛花繁,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。蜜蜂從睡夢中醒來,嚶嚶嗡嗡地開始了它一天的工作。蝴蝶也開始展開翅膀,在繁花綠草上翩翩起舞。耳邊是蟬鳴鳥叫,麻雀,杜鵑在樹上蹦蹦跳跳,自由自在,無憂無慮。
不 知不覺當中,我們來到了一片竹山。這裏是竹的世界,竹的海洋,不由得讓我想起鄭板橋的竹石,“咬定青山不放鬆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 南北風。”進入竹海,霧氣飄蕩,猶如置身於綠色的雲層。那些粗壯的竹子,高大挺拔,直沖雲霄。那茂密的青枝綠葉,遮天蔽日。當微風拂過時,側耳傾聽,仿佛 是是一曲天籟之音,那舒緩的節奏,雄渾的音色,那是風吹過竹海的竹濤,讓我們陶醉地飄飄然起來。
午後,飄起了絲絲小雨,落在臉上,癢癢的,涼涼的。此時此刻,竹筍探出了小小的腦袋,好奇地張望著這個碧綠的世界。“未出土時先有節,至淩雲處總虛心。”每當看見竹筍,總是不由得想起這兩陶瓷曲髮句詩句。竹枝搖曳,竹葉婆娑,當陽光再次露除笑臉時,斑斑駁駁地灑在竹林間,像一個個跳動的精靈。
在這個夢幻的地方遊走,享受著,無疑是最美好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