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與他不過是普通老百姓,生活不算富裕,卻也幸福美滿。

  那一年戰亂,皇上下旨徵兵,他去了。

  臨行前他對她說“等我,我會回Neo skin lab 退款來找你的。”

  “好,我等你。”她笑著送他離開,眼裏滿是淒涼。

  剛走時,他偶爾會托人給她帶信,報平安,後來戰事越發緊張,他與她的聯繫越來越少了。

  她的身子也越來越差了,她怕等不到他回來了。

  她想托人哨信給他,又怕他會分心,就一直瞞著他。

  到最後,她還是沒能等到他回來。

  後來,他身穿鎧甲腳跨白馬來尋她,鄰居家的大嬸告訴她,她走了。

  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兒。聽說好像嫁人了。

  他不信,他不信她不等他,可他找遍附近村莊,依舊沒有她的一點消息,他失望而歸,重返戰場,上陣殺敵,不知疲倦。

  他把對她的恨發洩在這些敵軍身上。多年之後,他凱旋而歸,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大Neo skin lab 退款將軍了。率領數百萬將士,路過那個村莊時,他下令安營紮寨。他去了她曾經居住的小屋,屋裏很破舊,好久都沒人來了的樣子,只有院裏梅花開的極其豔麗。看著梅花,他好像看見她那張微笑的臉。

  他忍不住上前撫摸了梅花。卻不料差點被一塊木板拌倒。他低頭看了看那塊木板,本不以為然,卻在看見木板上的字時,幾乎崩潰。

  木板上赫然寫著“林氏素素之墓”。“素素”他輕喚,卻沒有人回應他。

  後來鄰居大嬸告訴他,他走後不久她就身染疾病,怕他擔心,一直沒有告訴他,又怕他回來知道她死了想不開,就托鄰居騙他,說她嫁人了,好讓他死心。

  她還讓鄰居在她的墓碑上寫林氏素素,說她生未能嫁他,死也要冠他之姓。

  他抱著無創拉皮她的墓碑痛哭。

  不久後,他辭了將軍一職,回到那個小屋,親手為她刻了墓碑,守著她孤獨終老。